只有看得到的一米六

我是画画的


看不出来啊

BvS背景,亨超/本蝠
一个短小漫的草稿,是甜?
应该是tbc,因为想画两人搂搂抱抱😁😁

我的天使本大爷,生日快乐,爱你😘😘😘。

ps:觉得自己在画大头娃娃恐怖照👻

暑假快结束了😭这几天摸的鱼。
发现自己的画风又怪又多变,奇怪的人体结构和脸

p1是老爷单人,其实还有一张大超同款没画完,如果自己画完的话应该会补上一个小故事,估计是出不来了😓
p2大超单人,也是个故事的草稿?
p3 4是超蝠的抱抱(终于铜矿了(。>∀<。))画接吻有一种画车的感觉

ps:没学过画画,瞎涂的,大家轻喷
❤❤❤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屯梗先,以免要写时与其他太太撞梗

普通人AU
cp:超蝠 二代绿红
来意大利?度假的飞行员哈尔,为某艺术展专程做报道的克拉克。
当地的小片警巴里,有钱人兼艺术工作者的布鲁斯

目前在补原著,与文的关系不大,应该只是在看了预告后的一种感觉?(* ॑꒳ ॑* )⋆*

这幅画的教训就是不要在语文课上用自动铅笔画画

夏天和桃子

又是一个人的晚饭


好处是可以一个人吃
坏处是做了三人份的

逛超市发现宝了,高兴😃

人生第一次熬夜,看完了南与北

不思量 自难忘

十年一别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

     新攫了住处,内里面积不大,装饰朴素,但朝街面有个宽敞的露台,加上离市中心近,白天好不热闹。虽然王声不是喜欢市井之徒,却也不愿过的太清闲。每天坐在那露台上,晒着太阳读书,瞧见楼下车水马龙的气象,想来也是件安逸的事。
    为搬家一直折腾到傍晚,王声把最后一摞书放置整齐时已是暮色时分,想着明日还有堆事情要处理,便早早歇息下了。
    第二日赶早起来,王声着急去报馆领了这个月的稿费。中午吃过饭后就直奔家中,惦记着去看那剩下半本《封神榜》。这样一来匆忙之间也算安顿下来。

    定居了半年,一日王声刚结束了在书场的表演,既在桥堍近水台茶馆占着个靠街的座儿,向堂倌要了杯茶汤,细细品味着方才的《珍珠衫》。只见一行人甚是惹眼的走近来,最前面那个人个子不高,穿着暗色竹布箭衣,罩着墨蓝宁绸马褂,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方脸还有噱微突出的下嘴唇,而他身后跟了个高壮的汉子,与其余人穿着一样的黑布长衣,只不过多拎着个大皮箱子。一行人挑了王声对面的位置坐下,招呼来堂倌要了些糕点茶水就开始聊天。王声自顾的瞧着那男子竟忘收回目光,觉得对方好生眼熟。突然那人望向自己,王声只好突兀的假装正把玩手中的湘妃扇,不作回应。

    苗阜进店时就察觉有人盯住自己,挑了座儿后发现竟是邻桌的人。苗阜瞥见那身着湖青色薄棉长衫的俊俏白面书生,只觉甚是眼熟,加上那人朱唇下一点美人痦竟与自己记忆中的儿时玩伴有七八分相似。不过自打分离后两人便未曾相见,辗转人海间遇上几个皮相貌似的不是不能。所以苗阜不敢上前招呼,怕认错了,扰他人清闲。
再过一晌,王声呷了口茶汤,缓缓神,起身抚扇离开。

    家中,王声坐在竹藤椅上看书,只感比平日心浮气躁,静下不得,翻来想去竟是为了今日那方脸地包天的陌生人。放下书本,细细思量着,一个名字脱口而出——苗阜。那人会是苗阜吗?王声几欲起身往那茶馆去,可一想那伙人应早走了,自己去只会是竹篮打水,便作罢了,但心中犹是可惜。

    过去几日,王声清早出门,到了西北巷的那家小书店。可却不见那店里的老板,原是那老板的母亲患了风寒,这几日着急去求医,赚钱维持生计的小店又不能关了,正巧王声这日没活,就拜托好友帮忙照看,王声也乐意出这人情。
一家狭小的屋子内挤满柜架,书倒不算多,过道也仅一人宽。如此压抑昏暗中,王声捡了本书窝在柜台后看。
     近两个时辰,有人走如店内,高声询问倒:“请问有没有新到的什么书”
     王声瞧那书瞧的入迷,附和道:“您等等,我看一下”
     只听那人嘀咕一声,问:“声,你是王声吗?”
     王声一抬头,发现台前的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位,只淡淡的说了:“你是苗阜”
     苗阜径直走进柜台,失态的抱住王声,激动地说:“十年未见啦,声,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遇见你”
     王声同是高兴难耐,喃喃着回应一句:“说来话长...”
     待两人冷静下来,双双斟酌打量一番,苗阜像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拉住王声的手,说:“还在这儿作甚?走,哥哥带你去登仙居,让我们边喝酒边叙旧”
     王声为难的摆摆手说:“我应了别人的请求帮忙守店,现在动身,恐怕不太妥当”
     苗阜细想一下,说:“这样啊...不如我陪你守着”语毕端过身旁的小木凳,坐在王声旁边。
     王声笑着坐下了,只觉眼前一幕太为熟悉,不正是孩提时期他认真读书而苗阜在一旁玩闹的光景吗?
      而看见面前眼中人现在俊郎成熟的模样又不禁慨叹,时光飞逝,一晃竟十年过去了。

ps: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应该有后续。
@四十二 来看看